厦大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吴乔: 为解一个谜 “科研玫瑰”奋斗半辈子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吴乔(中)二十多年专注研究一个谜之受体。图为她和她的学生在实验室工作。(厦大生命科学学院供图)

  厦门网讯 (厦门日报记者 佘峥) 厦大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吴乔最近当选2019年福建省最美科技工作者。

  吴乔跟很多人想象的女科学家不太一样,60岁的她仍然腰杆笔直,有一头俏皮短发,出众的五官,一双顾盼神飞的大眼睛最为夺目。

  不过,如果只是看到吴乔外表的美,而忘记了她的科研,那是对她的不公平。过去的二十多年,这位女生命科学学家都在研究一个谜一样的孤独受体——Nur77,它其实是一个蛋白,研究的意义在于Nur77在多种疾病的发生发展过程中扮演着卫士与杀手的双重角色,弄清了“Nur77”的机制,就可以找到破解致命疾病例如黑色素瘤、乳腺癌等的“死穴”。

  用一台破冰箱开启科研人生

  吴乔的父母是厦大老师,小学读演武,中学读华侨中学,毕业于厦大。

  她在厦大生物系读硕士研究生时,师从厦大前校长、著名生物学家汪德耀,硕士研究生毕业后,她向老师请假:我能不能去生孩子?

  她被批准了,生完孩子后,她开始了博士求学的道路,其间,作为联合培养博士生,吴乔被选送到美国。

 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,无论是科研条件还是生活条件,中美的差距不小。赴美后的吴乔在一年之内很快就发表两篇很棒的论文,可以确保她申请留在美国工作,她的导师也希望她留下来。

  不过,吴乔说:“我从未想到要留在美国。”她一心只想赶紧做完课题就回国。她认为,科学家只有回到自己国家,才有当家做主的感受。

  为了早一天回国,吴乔过着苦行僧般的生活:每天工作到凌晨两三点,早上八点多起床后再赶回实验室继续工作,日复一日。

  在完成既定任务后,吴乔回到厦大,启程回国那天,距离她赴美,正好一周年。

  不过,1996年的厦大科研条件无法和现在同日而语,迎接吴乔的只有实验室一台断了脚的冰箱,但是,这朵科研“玫瑰”用这台破冰箱开始了科学人生。

  20多年研究找到治疗肿瘤的“新武器”

  吴乔一辈子都在研究一个叫“Nur77”的核受体,它是体内的一种蛋白,充满谜团。

  理论上,体内的核受体,都会有一个配体,例如人体中的激素。受体要与配体结合才能激活其生物学功能,吴乔说,就像一把钥匙开一把锁,一旦找到开锁的钥匙(配体),就找到治疗疾病的关键。

  不过,“Nur77”是个孤独的受体,至今人类仍然无法找到它的体内配体,学术界的权威已经撰文断定它没有配体。

  吴乔说,有两种可能,一种是配体不存在,另一种是体内开这把锁的“钥匙”量太少了,凭借现在技术无法找到。

  但吴乔没有抛弃对“Nur77”的探究。她说,英国电影《化身博士》的男主角具有双重人格,白日行善,夜间作恶。

  在她看来,谜一样的“Nur77”核受体在人体多种生理功能调控的过程中,也扮演着“善恶”交叠的角色。这在肿瘤细胞生长和自噬过程中表现得最为明显:“Nur77”也恰似一位“化身博士”,在癌细胞卫士与杀手之间自如转换。而且,“Nur77”游走于细胞核与胞浆甚至细胞器之间,广泛表达于肌肉、腺体、内脏,换句话说,它太有价值了。

  吴乔表示,她进行的是基础研究的积累,也有可能一辈子都没能找到配体,但她所做的工作,能为下一代筛选到配体提供帮助。

  经过20多年研究,吴乔和她的团队最终筛选出了孤独受体“Nur77”第一个体外配体,并证实了该配体可以抑制肿瘤生长和调控血糖。

  这一发现在国内外引起了较大反响,国际权威杂志《Nature Chemical Biology》配发的编辑部评论指出这是个“令人惊讶”的发现。

  把实验室化合物朝临床药物转化推进

  所谓的“Nur77”体外配体,其实就是吴乔团队找到的能够结合“Nur77”的小分子化合物,它能启动“Nur77”的癌症细胞杀手的功能,治疗疾病。

  在抑制黑色素瘤中,吴乔团队已经在小鼠上获得成功。通过每隔一天对小鼠涂药,三个月后发现,小鼠的黑色素瘤明显被遏制。

  目前,吴乔团队还找到降低血糖、治疗败血症、抑制肝癌和乳腺癌等的小分子化合物。

  黑色素瘤有“癌症之王”之称,在吴乔团队的科研成果发表后,曾有10多位素不相识的癌症患者打电话给吴乔,希望立刻成为相关药物试验的志愿者。

  不过,这些靶向化合物距离推向临床还有一段距离要走。目前,吴乔正在做这件艰难任务:把化合物从实验室朝临床药物转化推进,即把论文中的理论成果变为实实在在的临床前的先导化合物。

  【名词】

  谜一样的Nur77

  核受体Nur77是体内的一种蛋白,充满谜团。

  Nur77在多种疾病的发生发展过程中扮演着卫士与杀手的双重角色,弄清Nur77的机制,找到它的配体,就可以找到破解致命疾病例如黑色素瘤、乳腺癌等的死穴。但人类至今仍然没有找到它的体内配体,有学术界权威甚至撰文断定它没有配体。

  不过,吴乔和她的团队筛选出了Nur77第一个体外配体,并进一步证实了该配体可以抑制肿瘤生长和调控血糖。

  【佘峥说事】

  科学的本质是“美”

  吴乔身材挺拔,大眼睛,她的红色口红很夺目,和白皙皮肤形成对比。采访中,她很坦然地说:“防晒霜肯定要涂,我今天抹了粉底。”

  在谈及孤独的“Nur77”之前,她与记者先讨论了化妆品,她介绍自己用的精华素和面霜,她还强调,自己一周要敷两次面膜。

  吴乔是被她当服装设计师的表妹影响,走上爱美之路,曾经她妈妈“抱怨”:为什么整天要学那些?她爸爸更是调侃地说:“我从来没有抹啥,皮肤也不差,脸上也没有黑斑。”吴乔的爸爸吴宣恭年轻时被人称为厦大的孙道临,如今90岁,仍然玉树临风。

  吴乔说,其实抹脸、擦口红、敷面膜花不了多长时间,这也是对紧张科研工作的一种调剂,还能增加自信。

  吴乔认为,对美的追求对科学是有帮助的。她的学生说,提交给老师的实验报告、论文,在尊重实验结果的基础上,老师还要看美不美:图片是否清晰,怎么摆放,标注是否正确。

  在厦大生命科学学院,吴乔是“美”的把关者:学院对外参加各种科研基金答辩的报告等材料,都要经过她这关。

  吴乔说,科学的本质就是美的。她甚至说,与“Nur77”相关的科学实验照片也都很美,普通人看到实验小鼠如预期长出肿瘤或发生炎症,可能会觉得可怕,但她却能感受到实验设想被证实的喜悦和科学真理之中蕴藏的美感。

2020-01-15 07:49来源:厦门网